书写历史的埃瓦尔正在讲述活着就有春天的故事

  谁也想不到,本赛季整体预算在西甲排名倒数的埃瓦尔,竟然以西甲第7名的成绩迎来了2017年。由于三年前的那一场众筹中,有许多“中国股东”的参与,埃瓦尔被视作“中国球迷第一西甲主队”。这支看起来不起眼的小球会,正在用自己特殊的方式书写着历史。

  埃瓦尔创建于1940年11月30日,由两支本地球队加洛竞技和埃瓦尔联队合并组成,后来又改名为埃瓦尔竞技足球俱乐部。1950年,俱乐部的一系列改造收到了成效,成功地升级到了西班牙丙级联赛,而在三个赛季后他们更上一层楼,攀升到了西班牙乙级联赛。在1988年至2006年期间,埃瓦尔曾连续18个赛季参加西乙联赛,创造了史上最长连续征战西乙的纪录。俱乐部坐落在西班牙巴斯克地区的埃瓦尔镇,他们的主场伊普鲁阿球场一度只能容纳5250人,留给替补热身的区域宽度仅有95厘米,甚至不如一些业余俱乐部,但这却符合埃瓦尔的现状。全镇人口不到3万,也就是说将全镇居民都“塞进”巴萨主场诺坎普,甚至还坐不满球场的一半。中世纪以来,军火制造是埃瓦尔镇的主要产业,但是进入20世纪后,小镇逐渐失去了这一优势。经历了西班牙内战,这里的一切几乎都被摧毁了。好在坚强的埃瓦尔人们重新修筑了自己的家园,俱乐部也是在一片战火之下的百废待兴之中悄然降生。难能可贵的是埃瓦尔人对球队的支持不亚于任何一家豪门,球队有约4000名季票持有者,并且还有600名球迷等在候补名单上期待持有季票。伊普鲁阿球场旁边有两座15层高的建筑,从这两栋建筑的阳台上可以清楚地看见比赛。于是,每到比赛日,这些建筑中的住户就成了免费的观众。埃瓦尔的首个西甲主场比赛,这两栋住宅楼里就挤进了数百名蹭球看的观众,他们在一些楼层中挂出了标语,俨然成为了特殊的看台。

  埃瓦尔的升级之路充满了艰辛,在2008-2009赛季结束的时候,俱乐部只排在联赛的第21位,降入西乙B组联赛(西班牙第三级别联赛)。而在随后的三个赛季里,埃瓦尔连续输掉了三场升级赛,或许这是俱乐部最低迷的一段时光,这却是黎明前的最后黑暗。2013年夏天,埃瓦尔通过附加赛,www.001kjz.com,从80多支球队中脱颖而出,重返西乙。2014年5月28日,埃瓦尔提前两轮锁定西乙冠军,历史上第一次获得征战西甲的机会。埃瓦尔只用了两个赛季便从西丙升到西甲,在此之前,只有6支球队实现过这一壮举。埃瓦尔的历史上虽然没有过人的战绩,却有代表球星。2000-2001赛季,不到20岁的哈维·阿隆索被皇家社会短暂租借到埃瓦尔。相比阿隆索,戴维·席尔瓦在这里显然要比他的国家队队友成功得多。2004-2005赛季,巴伦西亚将席尔瓦租借至埃瓦尔,他不但在这里完成了个人职业球员生涯处子秀,还在出场的35场比赛中打入4球,甚至一度率队杀入积分榜前列,最终荣膺当赛季西乙最佳新秀。

  与大多数西班牙俱乐部负债经营不同,埃瓦尔财政健康:他们量入为出,没有贷款,也从未拖欠过球员薪水,西班牙职业足球联盟主席哈维尔·特瓦斯甚至称他们是“俱乐部的典范”。此外,他们还是唯一拥有ISO9001质量认证的足球俱乐部。他们的赞助商是当地一家做废金属生意的企业,在没有其他人愿意赞助的时候,他们首先出现在了埃瓦尔的球衣上。然而,这样的帮助无异于杯水车薪,由于西甲联盟的规定,这支来自巴斯克地区的小球队,曾一度面临着预算无法达到规定数额,从而失去注册资格的危险。

  2014年夏天,虽然提前获得了升级西甲的机会,但是埃瓦尔却一度遭遇“准入危机”。西班牙足协规定所有参加西甲联赛的球队都需要缴纳保证金以确保正常运营,俱乐部被要求在8月向足协缴纳170万欧元的保证金,否则他们将会被重新降入乙级。这些钱,对于大多数欧洲顶级联赛球队而言,无疑是不足挂齿的,甚至还比不上大部分中超外援的年薪,然而埃瓦尔却一筹莫展,他们需要筹集大量资金才能帮助球队顺利留在西甲。在这样的情况下,来自巴斯克地区的人们发起了名为“保卫埃瓦尔”(Defiende al Eibar)的活动,球迷们通过认购俱乐部的股权帮助球队筹集资金,哈维·阿隆索和伊利亚拉门迪等西班牙球星为俱乐部提供资金的同时,还四处奔走相告发起呼吁,用自己的影响力为球队站台。时任俱乐部主席阿兰萨瓦尔也坚定地表示他希望球队的升级能够帮助俱乐部得到足够多人的帮助,避免让过去的努力化作泡影,但是当时仍然有很多人担心埃瓦尔不一定有足够的能力在规定时间内筹集到足够的资金。不过,一个地区的力量毕竟是有限的,当年5月中旬,埃瓦尔建立了自己的筹款网站,以每股50欧元的价格向全世界出售俱乐部股份,这个消息不久后就在中国球迷群体中传播开来,有很多网友出资购买股份以示支持。最终经过四个多月的筹集,吸引了来自全球48个国家的球迷参与其中,埃瓦尔俱乐部完美地通过“互联网思维”获得198万欧元资金,顺利通过西足协考核,中国也成为了这支小球会在海外的第二大的股东来源地(仅次于美国)。“我们感到很兴奋,这种感觉真的难以用文字来形容,”阿兰萨瓦尔激动地说,“你需要用力捏一下自己才能够相信这一切都不是在做梦。这是个美好的故事,虽然这一路上我们遇到过很多困难。我们是西乙联赛中财政预算最少的球队,因此有很多善良的人们都愿意向我们伸出援手。毫无疑问,我们这次升级对于俱乐部有着非凡的意义。”在埃瓦尔的西甲首秀中,他们在球场边打出了“感谢所有中国股东对埃瓦尔的支持”的字样以表谢意。

  度过了第一个难关,埃瓦尔的前路仍旧崎岖,在西甲官方公布的2014-2015赛季西甲球队费用报表,埃瓦尔比其余所有球队都要少一位数,格外扎眼。埃瓦尔作为小球队中最微不足道的一支,收入几乎是西甲中最少的,但他们却总能保证财政上的健康,每年都是盈利状态。种种局限下下,升级功臣霍塔转会到了英冠球队布伦特福德,而后防悍将阿尔本托萨也加盟了德比,这支英冠球队为他提供了超过原有十余倍的薪水。升上西甲的第一个赛季里,埃瓦尔每一步都走得异常艰难。上半程这支联赛平均年龄(27.3岁)最大的球队,却展现了务实和老到的一面:7胜6平6负位列第8名,足够惊艳。进入下半程之后,埃瓦尔显然低估了顶级联赛的残酷与冷血,冬歇期后的8连败以及冲刺阶段的6连败,直接让这支菜鸟球队濒临降级。面对突如其来的窘境,从未有过西甲联赛执教经历的少帅加里塔诺也手足无措,只得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带了三年的埃瓦尔在逆境中苟延残喘。整个下半程,埃瓦尔只拿下了两场胜利,排名更是从第8名一路下滑至第18名。联赛最后一轮,即便大屏幕上显示着埃瓦尔3∶0科尔多瓦,但沮丧和失落的表情仍然写在每一位埃瓦尔球迷和球员的脸上——在建队75年来的首个西甲赛季中,这支全员身价只有1900万欧元的球队,未能逃出生天。然而令人意外的是,仅仅一天后,原本并无降级之忧的埃尔切,被曝出背有800万欧元的债务,突然深陷“行政降级”的泥潭。就这样,埃瓦尔看到了转危为安的可能。最终,经过西班牙体育仲裁法院(TAD)裁决,判定埃尔切行政降级,排名联赛倒数第三的埃瓦尔,幸运地留在了西甲。关键时刻,健康的经营以及更接近保级区的成绩使埃瓦尔大难不死,正所谓自助者,天助之。

  皇马旧将佩德罗-莱昂是埃瓦尔队内知名度最高的球员,本赛季他为球队在西甲打进7球,并送出了2次助攻。

  埃瓦尔的崛起更无异于一个奇迹,排名在欧洲前十位的纳瓦拉大学西班牙IESE商学院,甚至将埃瓦尔的运营模式当作课题进行了缜密的研究。成功进入西甲只是第一步,想要真正站稳脚跟,却又不能不加大投入,第一个赛季,埃瓦尔的“起死回生”令他们意识到了这一点,但埃瓦尔并没有花大价钱搜罗成名球星以增强阵容,而是另辟蹊径。2015年夏天,埃瓦尔签入近20名新球员,其中以租借和免费签约为主,其实包括日本国脚乾贵士等名将。而作为为数不多让俱乐部付出租借费的球员——阿根廷人埃斯卡兰特不辱使命,联赛首轮打入关键球,帮助新东家在客场3∶1战胜格拉纳达。在“降级未遂”93天后,埃瓦尔竟然登上了西甲积分榜的头名!在这个赛季里,从马竞租借而来的前锋博尔哈·巴斯通整个赛季贡献了18个进球,帮助球队成功保级。

  其实,埃瓦尔在2015-2016赛季得到了约1800万欧元的电视转播分成,比上赛季增涨30%。足球已成为埃瓦尔的名片,为这座小镇带来了太多的关注,“埃瓦尔的升级很大程度地提升了城市的知名度,为这里带来了很多游客,球迷以及他们的家人。对城市经济有着很重要的影响,尤其是在第三产业。”埃瓦尔本有资本投入更多资金增强球队阵容,但为了符合西甲对于球场的硬件要求,俱乐部高层最终决定继续实施2014年9月制定的扩建球场计划,这项工程将使伊鲁普阿球场的容量达到6300人。当然,即便升级球场,埃瓦尔的平均季票价格仍然位列联赛倒数第一,最高只有177欧元(2015-2016赛季),还不到皇马季票价格的1/10。然而场外因素的巨大反差,却并不能阻挡埃瓦尔人的前进。本赛季西甲第7轮,球队做客伯纳乌,在67554名球迷的关注下,从银河战舰的地盘全身而退。皇马球迷有理由愤怒,但埃瓦尔顾不上多管闲事。赛后的发布会上,说到如何在伯纳乌取得进球,如何成功完成紧逼,主帅门迪利瓦尔的话匣子一下就打开了,“来伯纳乌时就没想着能活着回去,因为我曾七次带队来此,一直没好果子吃。埃瓦尔今天能取得历史上在这里的第一粒进球,要归功于球员比赛中倾尽全力,这尤其表现在成功的紧逼上。”客场逼平皇马,对埃瓦尔全队上下无疑是巨大的鼓舞,得理不饶人的门迪利瓦尔甚至表示这并非球队的极限,“这还不算埃瓦尔本赛季最好的比赛,皇马并没有表现出太多足球方面的东西。”

  在经济普遍不景气的大背景下,袖珍的埃瓦尔意味着更少的负担和更健康的财政。经营一家职业俱乐部通常代表着庞大的开支,在西班牙,越来越多的中游球会无以为继,负债累累是中游球会的普遍现象:桑坦德竞技被倒手变卖,马略卡面临重组,西甲老面孔麻烦不断,反而是埃瓦尔这样的小球会展现出阳光的一面。很难评判职业联盟对俱乐部资本的限制是否合理,但埃瓦尔同样也是职业联盟另一新规所保护的对象,“工资帽”的限制让很多蚀本的球会无法自由签约(如赫塔费),以债偿债的模式走入死胡同,零负债的埃瓦尔则代表着未来的方向。西甲电视转播权在2016-2017赛季进入了以打包形式进行转播权营销的新时代,可以想见的是,各队的转播收益必然会进一步水涨船高,埃瓦尔这样的小城球队或许就此迎来命运的逆袭。活着,一定要活着,埃瓦尔的小城奇迹,还在继续。“草根俱乐部”的春天,就在不远处,只要你能像埃瓦尔一样顽强地坚持着。

  作为一家酒店业的巨头,此前也并未涉足过体育产业,为何要进军欧洲足球?据法国尼斯足球俱乐部董事长雷维耶称,旅游、休闲和酒店产业是新投资人的核心产业,而中国正在大力发展足球,那么尼斯这样一个有足球资源,又有旅游资源的地方对于投资人来说是绝佳的选择。而经过合作,不仅仅是尼斯俱乐部,整个尼斯地区的发展都将受益。

  2017年12月28日,于文萍在悟空问答平台上针对“网传男子自制火柴枪被追诉非法制造罪,你怎么看?”的提问,简单介绍了这件事的起因经过。

  7月初,位于昌北国际机场的南昌国际快件监管中心正式启用,意味着今后江西“剁手党”海淘商品至少可以缩短2天。江西省邮政公司总经理李金良表示: